Audrey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ಡωಡ)小 jio克你跑不掉了吧嚯哈哈~

有爪爪的迷你爪爪杰(1/1)【已完成】
原画太好看了 我已经尽力了_(:з」∠)_

缝了一只暂时还没有爪爪的小杰克(ಡωಡ) 和原图真的差太多好绝望(눈_눈)

依然是久违的【兽化梗】
★那篇肉的事后
★我完美避开了肉的部分(ಡωಡ)
★笨拙的修有点可爱也有点惹人疼
★悠真还是辣——么可爱(ಡωಡ)
——以下——

某些占tag发自己过激言论或者一些私人话题的雌性人类,你不自重也无妨,但是视奸其他人就恶心了,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父母要惯着你,不满自杀😑

啊,荒酱好可爱~想曰一曰~要不让小叔叔替我曰一曰也是极好的(ಡωಡ)

速写的好坏从不取决于细节的多少,而取决于有多少条会说话的线。如果拿会说话的线条构成一张画,那便是跃然于纸上的情趣。

转载自:狐狸狐狸鱼

【卡尔海因茨x琉辉】的短文组

★短文组
★bl注意
★bl注意
★bl注意
★bl注意
★不喜欢千万憋点~我谢谢你的全家
★不喜欢千万憋点~我谢谢你的全家
★不喜欢千万别点~我谢谢你的全家
★不喜欢千万别点~我谢谢你的全家
★如有毛病望您海涵【鞠躬】

如果没毛病请往下扒拉~



































——
伊甸园。

1.
小琉辉【不解】:“卡尔海因茨大人,您为什么只叫我一个人来学习呢——”
卡尔【摸摸小琉辉的脑袋】:“你很聪明,我希望你用你所学到的东西让你们四个团结在一起。”
小琉辉【半知半解】:“是,我会尽力的。”
————
我不希望你们重蹈他们的覆辙,事到如今我才明白,团结对于一个家庭,对于兄弟而言是多么的重要。那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也是我所不希望看到,也不想去面对的,但我必须去改变。这一切不容许我……
对于这四个人类小孩,我也有一些不确定的地方——
可总之,这种事情,就像个赌局,不论投入多少,结果都只有两种。一旦转盘开始转动便无法再回头重来,要么输掉一切,要么……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最初我是怀着希望让他们替我做事的。
————
意料之外的,琉辉坐在我眼前,非常的乖巧,安安静静地看书学习……我有一点安心了。……虽然我知道有些东西没有办法改变,但依然还是要抱着希望,因为这是最后的机会。也许他们也会有机会,成为那个改变世界的人。世事难料,即使是我,也无法控制命运之轮的转动。
已经被痛苦侵染了身心的可怜的人类之子啊,我无法使你们忘却痛苦,但我希望你们在某个不知会不会存在的时刻,变得快乐。
亲手谱写的罪恶,也必须由我开始终结。

2.
四个孩子一天天地长大了。
看着这样四个性格各异的孩子,我除了开心之外,也不免得为了他们而担忧。有时候我多么想就这样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看着我的孩子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我可以在空闲的时候陪着他们,看着他们,直到我死去……可我终归不能,只是想想好了,整个魔界都需要由我来一手撑起——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没有人强迫我,但又好像一切都在强迫我。
——
“卡尔海因茨大人,您在这里啊。”
我应声低头下去看。原来是琉辉。
“原来是你,怎么了吗?”——他已经长大多了,也长高了不少,那双眼睛望着我,充满了渴求。
“您之前交给我的书,我已经全部都读完了。”他说着,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芒。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变得书不离手起来。关于这一点,我觉得还蛮惊奇的。
“你做的很好。”我对他说。“休息一会儿,和弟弟们去玩怎么样?”
“不了。我想和您在一起。”他看着我。
“哦?你不会觉得无趣吗?”我觉得他可爱。
他摇摇头。
“因为我觉得,您看起来很孤独。”他说。
我有点吃惊。小小年纪的琉辉,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您怎么了?”
“没什么。”我摇摇头,伸手揉了揉他有点乱糟糟的头发——真是可爱,童言无忌。
“卡尔海因茨大人,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他说。
“你说。”
“我已经读了好多好多书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完所有的知识呢~”
“知识是无尽的。”我回答他。
“是吗——那就连您都没有掌握全部吗?”
“当然没有了——”
“那……我一定要学习更多。”
“那……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我看着他。
“……是因为…我…每次看见您那种孤单的样子,都在想……如果我学到更多东西,也许就能理解您,就能够替您分忧也说不定……”
——
我那个时候只觉得他可爱而已,而且学习终归是好事。琉辉乖巧伶俐,比起其他孩子,他非常懂事听话。不仅如此,他还很喜欢和我在一起,我也不反感他,就由着他这么做了。时常看着看着书就睡过去了。小小的身子趴在桌子边上,叫人看了心生爱怜。
有时候我会替他披上毯子再离开,或者直接把他抱回卧室去和其他孩子一起睡。
我不希望他们长大太快。虽然命运不会因为他们是小孩子而手下留情,但我作为一个父亲而言,希望看着这些孩子天真烂漫的年华,再久一点。
我不知多少次在梦中祈祷命运不要太早的碾压过来。

3.
为了魔界天下太平,真是费了一番心血。在那之后我通过学习涉猎人类的知识,哲学,心理学,我发觉,人类虽然身体脆弱,但精神上却是强大的。我的很多人类朋友都让我有这种感觉——他们大多数都是人类世界中有影响力的人物。
我尝试让琉辉去看一些这样的书籍,看他是否能够理解。
“您为什么,要我读人类的书籍呢?我们不是吸血鬼吗?吸血鬼,比人类要强大得多啊。”
“可人类,也有他们强大的地方——”
“对不起,卡尔海因茨大人,我不能理解您的话。”他皱起眉头。
“没关系,你不用道歉,继续看书吧。”我从书房走出来,轻轻带上了门。
果然,他无法理解。
我不怨他。并不想怨他。
————
晚上我回到伊甸园,再次推开书房门的时候,看见琉辉又是看书看到深夜然后累得睡着了。而我发现,他眼前打开的那本书,是我引荐给他的人类文学名著……
突然之间我觉得欣慰。他在尝试着理解,尽管未必会成功,但他这么努力的样子,也算是给我的一点宽慰了。
我想,不管成功与否,我都应该好好疼爱这几个孩子,尤其是这个孩子。
他们正一天一天地接近着那个被命运吞噬的日子。

4.
作为魔界的王,有些事情,我是无处倾诉的。我发觉,当站在最高处的时候,其实是最低微的时候——身不由己是最煎熬的,但我不能够去思考这些。说是魔王,但也其实不过只是个为所有人服务的控诉对象罢了。身边的孩子们还是那么无忧无虑,真好……窗外的庭院景致如故 只是孩子们都长大了。眼前浮现出他们年幼时打闹的场景……是这四个孩子,给了我一次做父亲的机会。有他们在的话,我心里是很满足的——他们每个人都不同,但每一个都是天真可爱的——对我而言是这样。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
我最后看了一眼窗外,拉上了窗帘。
是琉辉。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过来陪我——十几年如一日,习惯得已经不必再客气。每次他都会泡好了茶然后连同自己一起送过来——
从小小的那一个小男孩,一点一点褪去稚嫩换上少年的模样,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变成现在的样子——模样没变,轮廓变了。
“打扰了。”他很礼貌地放下托盘,然后准备茶具,当然,他还是会随身带着一本书,有时候会向我请教书中的问题 以及他不理解的地方。
不过今天没有。
看着长大的琉辉,我逐渐意识到一件事——我那些个儿子们,也到了这样的年纪了……
我曾经不断地尝试,去找一些人类的女子到逆卷家去,试图以此来改变他们,可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那些女子为此丢了性命,……因而我感到罪恶,但我必须使罪恶感转瞬即逝——人类的生命,本就是短暂的啊。
我知道他们恨我,不理解我的做法,恨我对他们不管不顾,甚至消极反抗,他们大概觉得我是在躲起来看笑话吧。有时候自己真的会伤感——孤高的王,孑然一身。终归,我也是命运组成的一个部分,不比任何人高贵。
琉辉坐在我对面,一面喝茶一面看着书——他现在已经可以读懂很多没有译文备注的原著书籍了……我得承认他在语言方面有天赋 因为这些都是他自学的,虽然有时候也会通过我来教他……琉辉是个好学生,也是个好孩子。而我之前对他的顾虑,现在已经几乎都打消了……在我看来,他是如此优秀。
如果修也能够像琉辉这样努力的话,大概会有过之无不及吧……我有必要同他谈一谈了——毕竟他是下代家主的不二人选。
我心里清楚得是,这些孩子以后都会以自己的方式一直走下去的。

5.
修并不想见到我,但他还是来了——但是他心里的想法我就很难去控制了——我知道他不是真的忌惮我,也压根不想见我。
我很希望他真的能明白我的身不由己。只是希望罢了——不得不承认,就在善解人意这方面,修怎么也比不了琉辉。
我期待着他们的转变和成长,同时我也再一次陷入了和从前一样的循环。
下午的时候,琉辉照例来找我喝茶……
看见琉辉的话,就会平静很多。聪慧而且乖巧的孩子,谁都喜欢吧——只可惜,他并不能够做什么——是啊,我对我最初的目的开始动摇了——
活祭品新娘还是需要一位的,只是这一次的,需要稍微不同一些。
“也许我有些失礼,但是,您有什么心事吗?”琉辉讲话的声音很轻柔,可足够让我回神。
“没什么。”我放下手里空掉的茶杯。
琉辉很自然地垂下目光去,然后起身走过来替我倒茶,动作很轻很慢。
我也许对他关心不够,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有多么仔细地看过他……尽管他经常陪伴我左右——他是个很认真的孩子,倒茶的时候很规矩地低着头,皱着眉不曾抬眼看我一眼,虽然如此,我却并不觉得他很低微。
我打量他,小时候仅仅是可爱,但越长大,居然变得愈发端丽娇媚起来了。我猜,他长得一定像他父亲。
他好像发觉我在看他,偷偷抬起眼一看,目光刚好和我的撞到一起。
“……对不起,失礼了——”他手抖了一下,茶撒了一些到杯子外面的茶盘中——这是我印象里他第一次慌神。
“没关系。”我看着他低着头走回原位坐下,看到他的脸颊有一些泛红。
就在转瞬之间,我查觉气氛似乎和以往有了一点不同。
我一直看着他,而他看上去,不太自然——比如脸颊一直都是泛红的,一直都在清嗓子,目光虽然在书上,但并没有集中。
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有心事了,而且从没有和我提及过。
“琉辉,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说吗?”我端起茶杯来,问他。
“…并…并没有——”他的目光一下子就开始乱起来,脸颊更红了。
这和他平时的样子相去甚远。
“不必否认——”
“对不起——失陪了——”他不等我说完就站起身,没有经过允许,便步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甚至把书也留在了桌子上没有拿走。
大概是觉得情感被看穿了,觉得不自在吧……他慌了。
我等了他一会儿,他没回来。
我差不多喝完了茶,打算替他把书收起来。
原来他看的是第四卷《追忆似水年华》……真是傻孩子,居然会忘记把它拿走~

6.
活祭品新娘已经选定了——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 我似乎听见了命运这架机器的轰鸣声,我拭目以待。
琉辉今天并没有来找我,没有向我请教,也没有准备下午茶——也罢,我现在也并无心情喝茶休息——活祭品新娘似乎对他们并没有特殊吸引力,孩子们每天都只是吸血而已,没有任何发展,而活祭品新娘也对他们没有什么好感一样……命运的转动是缓慢的,我要等。
————
“琉辉最近变得好奇怪啊——莫名其妙地就会分神还会脸红——”那个是皓的声音——因为人在伊甸园离我太近,所以他们无论说什么,我都能清楚地听见。
“少胡说八道,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你也别在这里耍嘴了!我还要看书。”琉辉语气强硬得令人怀疑,极度否认。
慌张的他,倒是有些可爱——
我不免有些担心——琉辉在全然回避他的情感,不是没有,而是竭尽全力去克制——大概……是因为他受过很重的伤害,不敢再依赖别人了吧。也许他的伪装的确天衣无缝,但难免还太过稚嫩。
我居然禁不住在猜测他喜欢的人究竟是谁,仅仅一闪念……我不应该多想,随他去吧。
这天下午,琉辉就来找我了。他向我请教了许多深奥的问题——
昨天的那种不自然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似乎那从没发生过一样。

7.
计划并没有顺利进行。孩子们对活祭品新娘似乎已经失去兴趣,进入了平稳过渡的阶段了……究竟要如何才能激起他们的斗志…
“恕我直言,卡尔海因茨大人,我倒是对此有些见解。您的儿子们,都已经扭曲了…”
他说着,我听着,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是在讲他自己。
“你说的没错。”
“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们来完成吧。我们要带走她一段时间,让他们察觉到危机感——”他说得一切,好像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但是——”
“您不必再苦恼了。这么多年,感谢您的养育之恩,现在也是时候由我们来替您做些什么了——”
“真是太懂事了。”我叹气。心口突然就压上了一块石头似的非常沉重。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样纤瘦的孩子,能负担命运吗…
“时刻记得你们也是有机会的——有机会成为亚当。”
我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有。我现在只希望这个懂事的孩子一切平安……希望我的孩子们,一切都平安。明明是当做牺牲品养大的四个孩子,现在还真有些于心不忍。我愧对他们。尤其是愧对琉辉。
——
事情就像计划的那样展开了。他们做得很好~
……
身边少了这四个孩子的陪伴,尤其少了琉辉的陪伴,我还真的有些不适应……我甚至希望,夏娃不要选中他……就算他不是亚当的候选人,我也忍不住这么想。
我这算什么,私心吗——不论是什么,都是王不应该有的态度。
我甚至在想,如果他被选中,难道,我也会因此违抗命运吗——我们也会因此走上命运的对立面吗?

8.
幸运的是,夏娃选择了其他孩子。就算我根本没必要觉得幸运。
他们一个一个地回来了,只是琉辉没有回来。
伊甸园恢复了我所习惯的热闹,只是我的心依然还在悬着——我希望琉辉回来。
琉辉继续陪在亚当和夏娃身边,一直帮助他们搞清楚自己的感情——他越是努力,我就越是觉得很欣慰,同时也越担心——我从未教授他如何自卫,而他也完全不擅长,可以说他只身一人是非常危险的。
最后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绫人最终因为冲动还是伤了他。伤的不重,但足够让人担心了——
我去无神家找他,知道他在那里养伤——我也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以他的体质,就算身体能自愈,需要的时间也会比其他吸血鬼要久得多,而且他会非常痛苦。
我没办法放着他不管。
————
“卡尔海因茨大人……”琉辉见到我有些意料之外。他大概没想到我会来找他。
白色的制服衬衫上沾了血迹,在侧腹的地方有刀伤口。
“不用起来了。”我说。“你做得很好。”
我看见他的表情一下子就释怀了。
“是我应该做得。”他说。
“我来替你把伤治好吧。”我朝他走过去。他靠在床头上,撑着身体看着我,想尽量表现的得体一些。
“麻烦您了。”他在我走过去的时候低下头去了,不再看我。我坐在床边看着他。
“给我看看伤口吧。”我说完就看着他。让我担心这么久的孩子,居然对我如此冷淡,甚至不肯看我……我就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不服命运…那一刻,我希望他永远都呆在我身边不要再为了任何事去冒险去受伤。
他低着脱去外套解开衬衫扣子。还带着血的刀伤口露出来。伤口不大,但是很深。血痕触目惊心。
“……麻烦您了。”他把脸别过去,完全不看我,甚至是刻意不看我——但是我却能看到他粉红的耳朵。我猜,他是在意我的。
——
“您……您在做什么——”
我俯下身去舔舐他的伤口。没有使用魔力。我想和他有一点身体接触,仅此而已。
他身体抖了一下,转过来看我的时候,脸颊是殷红的。
“吸血鬼之间最原始的疗伤方法。”我抬眼看他。“你清楚的。”我缓慢地摘下左手的手套。
“……”琉辉低下头去,眨着眼睛目光低垂,脸红得很好看。“您……”我看着他眼睛里溢出泪水。
“怎么了?”我大概是担心他了——就这样待一阵吧,只有我和他。
眼泪在他眼里打转,但始终没有掉下来。
“有话就说,不必掩饰。”我看着他。
“……我……我对您……”他大概是说不出口。“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我听得出他避重就轻了。
“任何事?那,这个呢?”
我伸手撑在床头,把他困在手臂中间,极度靠近他,我望着他惊讶地张大了眼睛,脸颊通红一片。
真的不一样了,小时候清澈的大眼睛,变得竟比女子娇媚,带着红晕,有如初放的桃花。
我拉下他遮住嘴唇的手……

9.
——
他没有拒绝我,当我伸舌头进去顶到他的牙齿以后,他就主动张开了小嘴放我进去攻城略池——我的左手钻进他的衬衫,抚摸着他消瘦的身体,来到身后抵住他那对男人来说真是盈盈一握的细腰往怀里带……我大概早就想这么做了~
——
“您为什么……”吻过以后,他红着脸,抬眼羞怯地看着我,伸手掩着嘴唇,伤口已经治好了。
“从现在开始,我打算要剥夺你任意进出伊甸园的权利了。”我用裸露的左手捏着他的小脸,对他说。
他望着我。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离开伊甸园,不可以离开我半步。”
……他看着我的眼睛泛起泪花。
“是。”许久,他回答道。
我爱你,我的孩子。就像个爱人一样那么爱你。
————
我带他回伊甸园去了。
生活回复如初。
琉辉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比平时更久了。其他孩子抱怨他和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这件事,还是服从命运吧——不管是它本来的部分,还是被我改写的部分。
我倒没有改写很多,只是把这个孩子的命运和我的,紧紧绞在一起了,仅此而已。
我虽是命运的书写人,但却无法终止已经开始的命运。

10.
我后悔做了那些事,对他。毕竟我突然间意识到,我不可能会永远存在……不论是我,还是他们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我终究会被我的孩子杀死…会先走一步的……同时,也希望他能够一直都记住我,一直到死亡的最后一个瞬间。有些话,多说无益,有些事,做了仍旧不会改变。
命运是已经谱好的交响乐章,而我们都是这队演奏者中的一员,而我非常有幸站在了指挥的位置上。
我居然也开始觉得命运不公,第一次,为了这个孩子,为了这个,作茧自缚的单纯的孩子。
不值得。
我感觉伊甸园在我这短暂的波动之下,稍微抖动——
——
“我记得门前这一大片灌木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为什么都枯萎了。”
我听见孩子们站在庭院里发出奇怪的感叹了——
我居然会犯下这等过错——
不,已经够了——
——夜晚——
“您为什么——突然找我——”我找到琉辉拉起他的时候,他那双娇媚的眼睛慌张地望着我。
“不要作声,跟我来吧。”
琉辉不发一语,随我走着。
——
我推开卧室门,走进去。他也跟着进来。床头的灯光很暗,整个房间就像夜晚一样。
他低着头站在门口……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朝他走过去……
——
“您这是——”我抱着他,尽可能轻地把他推到床上去。灯光映照他的脸。
他比我印象里还要美丽。
“我爱你……”我在他耳边说。
他轻轻地抽了一口气。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想就这样,和他拥吻在一起——我很清楚我不可能永远醉在他的唇间,也就今天,也就今晚,也就此刻,我可以抓住最后的时间,同我最后爱的人共度。
他的喘息格外轻柔……如此吸引着我,吸引得我恨不得去品尝那呼吸的味道…
我缓慢褪去他身上的衣物,吻他的身体,吻过每一处。
…我贯穿着他的身体,一下一下直到他的声音融化。
我毫无顾忌的吻他,占有他——我竭尽一切让他知晓我对他的爱…然后才能再毫无痕迹地……永远放手。

11.
“卡尔海因茨大人……”
面对他那种渴求的眼神,我还是转过身去了……
“忘了昨天的事情吧……琉辉。”
“……为什么?”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沉默。
“是……”许久,他低下头,就像往常那样,恭敬地说道。
——
从那以后,琉辉没有再来找过我。
我希望他如此。
但我根本就忘不了他。我爱他,和他们所有人……
夏娃选出了亚当——那就表示……等待着我的那一天,更近了。
从那以后,这几个孩子就只是偶尔离开伊甸园外出执行任务……即便如此,我仍然没有让琉辉离开伊甸园,虽说我不见他,但也要保证他的安全。
我希望我能够默默守着他直到最后一刻。
我倒希望他恨我,但我知道他不会那么想,不会那么做的……毕竟,他有一颗比谁都柔软的心。

【后记:琉辉视角】
卡尔海因茨大人离开了,是永远离开了……
他留给我很多不解的难题,不过,那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走了。
伤感如洪水一样涌上心头,涌出泪腺的时候还是热的,而最讽刺的是,我一点也不意外。
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不过还是难以接受,比所有人都要难过——卡尔海因茨大人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没有了他,我失去了方向,这永恒生命也永远失去了意义,一下子就失去了目标。坦言,我对这位大人的感情,超越了该有的程度,超越了性别甚至更多。
我现在体会到,就算我当初不知天高地厚地答应帮他完成心愿,他还是会离开我——我依赖他,我已经不能够再否认下去了。
在这位大人生前,我一面对他的时候,就没了主意,一切一切,都不自觉替他考虑,无论任何要求我都会接受,只因为那是他所希望的结果……为了这位大人而活,为他学习,为他照顾好弟弟们,为他出谋划策,为他献上自己的身心……我以为这样,他就不会抛弃我,不会离我而去了,但是,我错了。即便付出一切,也还是会被抛弃的。
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想要这份力量……强大了,就不怕再被抛弃了,就不会再难受了……而且,卡尔海因茨大人,最爱的该是我,毕竟,他是那样迫切又温柔地占有了我啊。
我想要这个王位,迫切地想要,大概,这是在这位大人离开以后唯一能给我点安全感的东西,也是,我想证明自己没有那么不堪,即使我被抛下,两次。
我就像疯了一样,据他们说,我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我拼命追求我实际上并不是多想要的权利,甚至还跑去现任的魔王那里去挑衅,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是觉得,他把我的一切都抢走了,就连那点苟活于世的安全感,一并抢走了,好像,这些人一个一个都想让我去死,都在逼我,可我,没有死的勇气。可是,我那时真的没有意识到,我错了。
当我站在那个男人身边,看着他独自一个人面对着一触即发战乱的场面,看着他他无畏地笑,仅仅一个人站在那里,我想,这是永远都不敢面对的场面,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能仅靠一个人就震慑住这样的场面,也不理解一个人为什么就能那么强。原来我们是不一样的两种人,而他才配坐在这王位上,也是为什么卡尔海因茨大人并没有选我……他是,在保护我,也是最后一次保护我。
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就退到他的身后…卑琐,而真实地,寻求着那点安全感。我承认,从未意识到,以及自己曾经如此害怕过。
我看着他的背影,那一瞬间就像卡尔海因茨大人还在一样。
也好,这是那位大人生命的延续。
希望,我能继续伴他左右,就像当初,陪伴那位大人一样,我来提供所谓的战略,而由他们,来给我不可少的依赖。

tbc——卡尔和他可爱小老婆的婚后生活【呸(ಡωಡ) 】
——
——
【作者的话:我的天,这么中二的题材就正儿八经写起来还是觉得挺奇怪的,而且也不能改太多。可以说从动画那样还蛮吸引人的剧情题材过来我相当的失望——为何不是伦理向正剧向呢!为何女主不能只是个线索呢!那么有毒的人设好浪费啊!谁要看少女穿越,感觉被骗了!】

【重发发情期1】长图,兽化,h慎。听说链接已失效。(ಡω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