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rey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好几百年前的草稿,是礼人,现在该草稿已经神秘失踪……(ಡωಡ)

酱,就可以把你pong在手心里啦(ಡωಡ)

一只性转的老婆(ಡωಡ)

【由这张图引发的神经病臆想——肥肠神经病了】
1.看琉辉麻麻一脸嫁女儿的温柔表情,眼里透露着一股淡淡的不舍和心酸。
2.悠真要嫁人了连发型都变得格外温婉,看上去贤惠多了。
3.皓因为舍不得悠真要嫁出去了所以在和他进行最后一次吵架巩固一下感情。
4.梓看得很开。
——
悠真【假装和平时一样】:“喂皓!你给别人留一点不要自己都吃掉了!”
皓【看着他】:“哼!真是巴不得悠真赶快嫁去逆卷家,这样就不会有人多管闲事了!”
“嘁——”
琉辉【看似平静】:“你们两个……不要吵了。”
皓【委屈巴巴继续吃】
悠真【抬眼看见琉辉眼里的泪光,有点触动:“…琉辉…我虽然很快要走了,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不去了——【挠头】”
琉辉【抬眼看】:“说什么呢!这种事情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过去那边之后可要好好的,该收敛的还是要收敛一点,毕竟……那边不比自己家里可以随便——”有点哽咽泪目。
悠真【也有点感动】:“我知道了……”
——安静——
皓【其实还是很舍不得的】:“那……悠真,你嫁给修以后,是不是就留在逆卷家不会回来了?”
悠真【想哭】:“没那回事!就算嫁过去也会常回来的!”
琉辉【偷偷擦眼泪】:“自己好好的,不要挂念这边。”
悠真【泪目】:“我知道了。”
梓【平静】:“不要难过,一家人,还会见面的哦——”
这么一说其他三个都哭了。
“梓……这种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说话!”
……
【天呐我简直skr魔鬼】

既然心里存有偏见,就该知道自己已经不具备客观分析的能力,就不要给自己戴上客观的帽子,因为它重得足以压断你的脖子。


请告诉我你本来打算摸哪里好吗(ಡωಡ) 我不信你是想拿书(ಡωಡ)

我来扩建这个tag!!!

悠琉太好吃了!!!

★突然再次出现(ಡωಡ)
★emm……为了故事完整性和连贯性,所以后面有大篇幅其他cp,为了避嫌后面就放个人主页不打tag了…
★虽然没人,但还是希望修怜不要冷掉

有些粉就纯闲的,动不动不喜欢这家的粉,不喜欢那家的,一会说这个雷一会这个不好的,戏怎么这么多,不喜欢不看不就得了,你以为有人在乎你怎么想天天bb来去的?是不是以为自己是小公主?当面引战是不是觉得自己可高贵了小学生?